•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第一福利导福航 ,海外华人都是香蕉人

    来源:郴州日报

    POST TIME:2020-4-1 19:1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齐薇薇】 孝感是全国疫情确诊病例继武汉之后第二个破三千的地级市。 孝感离武汉近,交通便利,与武汉人员交流频繁,武汉返乡人员众多,因此疫情防控任务艰巨。农村由于防控经验不足、物资缺乏,加上农民防控意识薄弱,很可能成为疫情防控的薄弱环节之一。 为此,近期我们在孝感市孝昌县下的Q村防控一线开展了调研,发现该村在技防、物防不足的情况下,仍能创造性地开展工作,在群防群控方面颇有成效,许多经验做法值得肯定和其他地方借鉴。 Q村是一个中等规模的行政村,现有6个自然湾,共8个村民小组,有村干部2名,村民小组长8名,党员43名,退役军人27名,村医1名,以及市机关扶贫队员1名。Q村现有户籍人口1350余人,春节期间在村人口848人,外地返乡人员248人,其中武汉返回人员65人。返乡人口占在村人口数的29%,武汉返乡人员占在村人口总数的7.6%。由于外地和武汉返乡人员密度较高,村组干部人员少,该村疫情防控压力非常大。 一、基本工作 Q村在疫情防控中,做的主要工作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宣传工作。 大年三十,村里成立宣传组,配备宣传车,在全村范围内用喇叭流动宣传疫情防控措施。尤其是劝阻次日大年拜年走动、聚集打麻将的行为。 Q村所在的孝昌地区,有大年初一逐户拜年走访、大年初二外出拜年的传统。无论之前有何种矛盾和不愉快,在大年初一这天也要拜年走访,甚至能以此化解不愉快。数年前有年轻人提出该传统太麻烦,建议不再践行的倡议,尝试了一年后,村民觉得不相互拜年会有很大的欠缺和遗憾,于是又重新恢复。 对于四五十岁以上的村民来说,这早已成了生活习惯,大年初一窝在家里不出去走访是难以忍受的事。大年初二以后的拜年走动,必然会聚集在一起打麻将,这会极大地增加疫情的传染。在村里宣传之后,一些在大家庭中有说话分量、较为积极的人,也在大年三十晚相互打电话,说不串门拜年,获得普遍认可。年轻人是家里做宣传工作的主力,大年初一这天有些中老年人还是耐不住性子要外出串门,被年轻人给拦住。一些老年人为了不把病毒传给自己带的孙子,也会听从年轻人的劝导。 流动宣传工作在大年初二之后进一步加强。村里有一台流动宣传车,镇里的宣传车也会开进村里,每天至少会绕整个行政村走一遍。每个小组也设立了自己的流动宣传车,不间断地在各自负责的地方宣传。驻村的扶贫队员也有自己的宣传车,每天不间断地在村里转悠宣传。 在大年初二以后,村里还在显著路口、公共场所等地拉了防控横幅,还给村民发放相关的宣传资料。 村里的微信群是很好的宣传阵地。响应镇里的号召,村里在大年初一的时候同时建立了全村村民的微信群和各小组的微信群。全村微信群由村支书负责管理,各小组的微信群由小组长负责管理。微信群建立以后,村支书会在群里转发疫情防控知识、上级发布的政策文件以及相关信息、通知、禁令等。例如,“在家一定要记得不出门,不出门,戴口罩,戴口罩,戴口罩,别让在一线逆行的同志白白为我们付出,他们的辛苦是为了大家的健康和平安!”其他村民也会转发相关信息,既有文字、图片信息,也有视频信息。 微信群的特点是及时、受众面广、形象生动,很容易为村民所接受。而且因为是全村工作群,村支书进行管理,还会对一些信息进行筛查、评论,对不实(适)言论进行批驳更正,保证了微信群传播的真实性和正能量属性。 微信群还会发布村组防控工作实时状态的文字、图片和视频,让村民知晓村组所做的工作和村里防控的情况。这些发布及时、真实、准确,能够让村民既了解村组干部的工作,也使村民对防控工作心里有底,减少对疫情的恐慌或对疫情不以为然的心态。微信群每天都公布志愿者的名单,并会对某些志愿者给予公开表扬。这既是宣传正能量,也起到了对志愿者的激励作用。 (2)设卡工作。 Q村的卡点有两种,一种是需要值守的,一种是不需要值守的。 从大年初二的下午开始,Q村在与其他村、镇交接的主要路口设置了三个值守卡点,每个卡点安排5~7人值守。 其中一个卡点与国道相接,是县镇村主要的卡点,需要24小时值守。县里交警、派出所、卫生院、路政等都有人在那里守着。村里派了7个人在这个路口设卡,包括支书、主任和辖地小组组长,以及其他几个志愿者。村支书、村主任若不是入村巡查,就会值守在国道卡点。 该卡点是主要的人流出入口,极其重要,已换了几批志愿者,其中一些较为年轻的志愿者由于家庭压力很大,害怕被感染而申请退出,或转到其他防控岗位。其余两个值守卡点只需值守12个小时,从早上7点半到晚上7点半。 值守的任务艰巨。开始的时候本村村民的摩托车还能出入,元月底之后,能够通行的只有在镇上报备的车和村民,其余人等一律不得出入。出行村民的工作较容易做通,他们与值守人员相互熟悉,容易理解值守人员的工作。阻止外地要进入本村的车辆和人员是值守工作的关键,该工作也因此具有一定的风险性。 外地要进入本村的人员较难做通工作,对方可能到处都不能通行,到此地也不能通行,情绪上有对抗情绪,就容易产生矛盾,出现肢体冲突。同时,与外地人员接触,也有感染病毒的风险。由于村一级值守人员的设备较简陋,没有防护服,只有手套和口罩,他们只能通过每天换衣、洗澡来全身消毒。 不需要值守的卡点主要是自然村与其他村相接的出路口,可以行走摩托车和小汽车。这些卡点是在元月底因防控形势加剧而由各湾自行设置的。各小组长自己安排铲车推土将路口堵住。不需要值守卡点的设置充分考虑到了防控工作的交通畅通问题,比如在支书、工作队、垃圾运输车等需要通行巡查的路段、从主要公路进湾道路则保持通畅。 (3)排查工作。 Q村的排查工作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区分外地返乡人员、武汉返乡人员和原在村村民,一个是入户给所有村民查体温。 第一次排查的时间从大年初三开始,持续了两三天。排查人员包括村医、一个扶贫工作队员、两名志愿者以及小组长。此次排查对全村在村村民进行量体温,备注是否是返乡人员、是从哪里返乡的人员;若是返乡人员,则要注明从哪返乡,返乡的时间、车次等。 通过这次排查,不仅给全体在村村民量了体温,还摸清楚了在村村民总数、武汉返乡人员数量和外地返乡人员数量。掌握了这些数据,对不同的村民进行了区分登记造册,便于有针对性地对武汉返乡人员及外地返乡人员开展宣传、监控和服务工作。 第二次排查是在前次排查四五天之后组织的,内容、形式和人员与前一次一样,也持续了两三天。从2月4号开始,村里开始响应上级号召,每天给在村村民量体温。由于一天要完成前面两三天的工作,给排查队伍带来了巨大的工作量。市直机关驻Q村的扶贫工作队员是一名武汉大学毕业的女干部,小组长介绍说这三天查体温,这么女工作队员的腿都给跑肿了。 在湖北农村,Q村无论是在给全体村民测体温,还是识别武汉返乡人员上,都是走在前面。武汉全民测体温是从2月5日开始的,孝感、黄冈等地农村直到元月底才摸排武汉返乡人员。排查是防控的基础工作,这些工作做在前面,就能够在防控中保持主动,工作的开展就具有了针对性。 (4)巡查工作。 除镇上的巡查外,村里还有三个巡查组,分别是村干部巡查组、各小组巡查组和工作队巡查组。每各巡查组都有巡查车和喇叭。巡查的目的有几个,一是宣传疫情防控的相关政策、知识和措施,二是做群众工作,三是督导防控工作。 各小组巡查组一般配小组长和一个志愿者,该志愿者需要有自己的车辆,能够开车,以便小组长有其他工作走开时能够自主看展巡查工作。志愿者还需要是一直在村的村民,对村里和村民较为熟悉,有一定的做说服工作的能力。小组巡查只巡查本小组。工作队员的巡查组则要覆盖全村。这两个巡查组的巡查都是不间断的。村干部巡查的范围是全村,每隔两小时巡查一次。 三个巡查组巡查的方式是开车放放喇叭宣传。在村湾看到有人站在门外、街头或公共场所,无论是群体还是个体,都要做工作让他们回家。如果必须出门的,就叮嘱他们戴口罩。还有就是查看那些平时会聚众打麻将的农户,看有没有打麻将的现象,如果有则要做说服劝回工作。由于Q村的群众工作有基础,巡查中还没有出现不听劝告,需要村里采取强硬措施的情况。只是有些村民虽然听取劝告,但是背后会说小组长和志愿者“出风头”。 村干部的宣传工作除了做说服劝回工作外,还有一个目的是督导各小组、各岗位防控工作情况,对于没有到岗的小组长、志愿者,要电话及时敦促;对于不太负责任、讲人情面子的防控人员,要及时强化责任;对于需要支持的各岗位工作,及时协调支持。 村干部的巡查与纪委的督查效果不同。在部分一线防控人员看来,纪委的督查是自己不做事,专找人家的茬,让人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村干部的巡查则是自己带头做事,也督促其他人做事,不会让人反感。 工作队的巡查工作也非常重要。一是加强了巡查力度和频度,不给村民出门、站街、聚会的任何间隙;二是他们代表政府,较村干部说话有权威性和正式性,村民更容易听他们的话;三是他们的巡查工作对村组干部也是一个监督,使后者更加不能懈怠;四是他们更有防控的责任心,防控中可以避免人情面子的纠结。 (5)购物工作。 由于禁止村内一切人员和车辆外出,年前村民为过年所准备的生活物质到大年初十左右基本消耗完,需要购置。Q村响应镇里的号召,在每个湾子招募志愿者负责为村民购物。 每个湾子一到两名志愿者,条件是有车、身体健康。通过在村村组微信群发通知,在微信群报名参加。志愿者的车牌信息、电话号码、身份信息皆上报镇里。志愿者每隔两三天在微信群发布要外出购物的信息,需要的村民通过微信群、志愿者通信或村组干部将购物需求报给志愿者。志愿者在获得村里的通行证后到县镇购买相关物质。 调查了解到,W镇关闭了镇村所有的店面,只在镇上留一个最大的超市用于购物,保证农民的生活所需。超市门口有镇卫生院专门设置的电子体温测试卡点和洗手台,志愿者需要出示相关证件、登记、测量体温和洗手后方能进入超市选购。2月7日以后,为了控制外出人流量,每个村每隔三天只有一辆登记车辆可以外出购物。村组干部宣传说,购物要以柴米油盐为主,其他物品的尽量少上报。 购物工作解决了农民的基本生活问题,解除了他们的后顾之忧,稳定了农民的情绪,使他们能够安心隔离,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了防控的大后方。 (6)消毒工作。 消毒工作是上面统一安排的动作,每隔几天消毒一次。Q村截至2月6日晚已经完成了5次消毒。每个小组安排两到三个对小组比较熟悉、热心、身体好的志愿者来完成消毒工作,其中一名志愿者需要有三轮车。志愿者消毒时要穿戴防护服。消毒的场所包括各家各户家门口、广场、公共场所、主要道路和道路口、公共厕所和垃圾场。Q村某个小组还有一个女性消毒志愿者。 (7)清运工作。 在对湖北农村的电话访谈中,了解到防控之后,垃圾处理成了许多村的问题。村里遍地垃圾,没人清扫,垃圾桶垃圾成堆,没人清运。很大部分原因是村级组织不负责任,清洁人员担心受传染。 但是Q村却是另外一番景象。用普通受访村民的说法,该村道路上只有两类车在行走,一类是政府的宣传车,一类是垃圾清运车。村支书认为,在疫情防控阶段,村里的卫生状况尤其重要。不仅之前的保洁人员全部戴口罩上岗,而且还临时聘请了其他人员参与垃圾清运。所以,Q村的垃圾清扫和运输较平时还勤快。 二、组织动员 从调查来看,Q村的防控工作之所以在村组干部只有10人(村干部2人、组长8人)的情况下,不仅能将上级安排的任务完成,还能创造性地开展工作,把防控工作做实、做精、做细,除了镇党委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之外,主要与村级组织将各种力量动员起来了、将分散的农民群众组织起来了有关系。村民的力量被动员起来了,就能够弥补技术、物质、药品等资源方面的欠缺;群众被组织起来了,就会有觉悟、有认识、有统一的行动能力,就会听从号令,做到令行禁止。 (1)把小组长发动起来了。 Q村只有2个村干部、1个工作队员,但在村的村民有近900人,返乡人员有248名,3个值守卡点,还要巡查、排查、消毒、购物、清运垃圾等,就是将这3个人累死,也玩不成这些基本任务,更不用说做细致的群众工作,满足群众在防控期间细小琐碎、各不相同的需求。因此,村干部就得调动村里其他的力量,其中最重要的力量就是村民小组长。 村民小组长跟村干部一样,属于半公职人员,有小组长的公职身份,是党委政府在小组的“代理人”,身负着办公事的职责。同时又是本小组、自然村的村民,是由本小组村民选出来的“当家人”,对小组和自然村有天然的情感,希望把小组和自然村搞好。 从调查来看,小组长一般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在村时间长,在家务农或搞其他产业,有一定的经济收入,一般不外出经商务工,比如有的小组组长在村里有自己的养殖场。由于在村时间长,他们对村民较为熟悉,村民对他们较为信任。 二是年龄普遍在五六十岁,属于农村的中年人,子女已成长,家庭经济压力不大,也还身强体壮,能够干农活乃至重体力活。 三是这些人一般关心村里的发展,热心公益事业,是群众中的积极分子。 村干部将小组长发动起来,让小组长包干自己小组的防控任务,村干部就可以从小组防控的具体事务中抽身出来,负责全村或更重要的防控事务。小组长在自己小组内要负责统筹防控工作,包括调动小组资源、招募和安排志愿者(负责消毒、购物、巡查等)、设卡堵路、宣传、做群众工作等。哪个小组出了问题,是小组长的责任。比如哪个小组的村民聚众打牌被村、镇巡查组查到了,小组长要挨批评。村干部巡查全村很重要的一个目的是对小组长工作的督导。 (2)把党员动员起来了。 在Q村的志愿者中,一半以上的是党员。比如在2月5日参与防控的30名志愿者中,就有14名党员。如果刨去六十岁以上的老党员,以及少数被家庭束缚的年轻党员——这些党员上有老、下有小,不是他们不愿意参与防控工作,而是配偶担心他们被传染,他们中有人参加志愿者上岗了,后被家属叫了回去。这样,百分之八九十的壮年党员都被动员了起来。 只有被组织动员起来的党员才能体现出觉悟和素质。Q村专门有个支部微信群,也有全村的微信群,支部书记不仅在支部群里对党员进行疫情防控动员,在村微信群里也公开呼吁党员要表现出应有的素质和觉悟。 王某舟今年56岁了,是一名老党员,经历了几任村支部书记,年前从云南返乡,疫情防控中他主动报名参加了志愿者,主要在107国道口的卡点值守。他说党员在读入党誓词时就说过,要随时为党牺牲一切,现在是疫情防控战,党员此时不站出来,还要等待什么时候。 群众看党员,党员看干部。疫情防控中,如果党员不动,群众就不可能动。要调动群众的力量,首先就要将党员动员起来。而要动员党员,首先村干部要以身作者。村支书的表率作用很重要。 自大年三十以来,村支书一直坚守在防控一线,多数时候是在最重要、最危险的国道口卡点值守,一天都没有休息过。每天从早上七点开始工作,一直工作到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如果遇到上面有紧急任务甚至要到凌晨二三点钟才能休息。村干部自身作风硬朗,就有底气向党员发出强硬号召。 党员在防控中除了承担具体岗位工作外,还起到了示范带头和做群众工作的作用。党员是群众中的先进分子和优秀分子,他们的行为具有很强的示范效应。党员在群众中有影响力和权威,由他们来做群众的说服劝回工作,效果比较好。 (3)把退伍军人、积极分子调动起来了。 村里的志愿者中,还有一个显著群体是退伍军人。据村里统计,一共有6名志愿者。有一名叫陈某威的退伍军人,他平时在外开车,疫情防控期间正好在家休息,在村里还未招募志愿者时,他就主动打电话给村支书,说“村里有需要做的工作随时叫我,保证随叫随到。” 退伍军人在疫情防控面前展现了三个特性:一是有责任、有担当,敢站出来,冲到最前线,承担最重要的任务;二是服从命令,做事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三是身体素质较好,有较强的抵抗力,能够持续高强度工作。村干部对退伍军人志愿者的工作较为放心满意。 志愿者中还有些是普通群众,他们是群众中的积极分子。在志愿者报名中,村里的倾向是首先从党员和退伍军人群体中招募,然后在报名的群众中选择优秀分子。由于村干部的群众基础较好、宣传发动有效,群众报名积极,志愿者招募数量有限,只能从他们中进行选择,或者每天给志愿者安排轮岗轮休,使更多的积极分子能够加入进来。疫情防控不是人越多越好,相反是要在满足工作需要时,尽量做到较少的人流量。所以各岗位的志愿者都力求不多、不聚集。 (4)把群众组织起来了。 分散的群众没有力量,是疫情防控的短板和薄弱环节。只有将群众组织起来,群众才能有统一的行动,才能相互监督、相互促进、相互提高。Q村把群众组织起来的方式有以下几种: 一是首先把群众中的优秀分子组织起来,由优秀分子分头去组织动员群众。 小组长、党员、退伍军人、积极分子等优秀分子被组织动员起来后,他们就会运用他们在群众中的影响力,做群众的宣传工作。他们的影响力有多大范围,组织发动就到多大范围,多大范围的群众就可以被组织动员起来。 二是通过将小组做实为防控的基础单位,将小组里面的群众组织发动起来。 小组是最基础的行政单位,也是以自然村为单元的最基础的自然单位。小组、自然村里面的人一般都是一个姓氏,有共同的血缘认同,对自然村或小组有天然的情感。通过将防控任务包干给小组长,实际上是授权小组长全权负责小组内部的防控事宜,小组就成为一个疫情防控的休戚与共的共同体。小组长有责任也有权力去组织和调动本小组的村民,村民也希望在保卫小组中做出自己的贡献。村干部、小组长宣传称,最广大的普通群众对小组防控的最大贡献是在家待着不串门、不聚集。 三是通过微信群将群众组织动员起来。 建立村和小组的微信群,是镇党委书记在大年三十时提出的倡议和要求。微信群是一个信息传播、信息共享的工具,也是组织群众、动员群众的方式。无论是小组的微信群,还是全村的微信群,都有组织边界,有成员权限制,这样就会给予成员以身份意识和责任意识。 加入微信群的多是年轻人和中年人,这些人具有较强的信息接收和交流的能力。他们加入某个工作群,就等于被这项工作给组织起来了,在群里就有发布信息的权利和遵守规则的义务,就要接收群里的信息共享,接受群里的监督。在群里共享信息就意味着被宣传和动员。年轻人和中年人接收了群里的信息后,他们就会到家里给老年人做宣传工作,从而也将老年人组织发动了起来。 三、主要经验 总结Q村组织发动群众做好防控工作,有以下几条经验值得深入讨论: (1)有健全的农村治理体系。 农村治理体系是指从乡镇到村、再到小组的一整套完整的组织制度体系。小组是农村治理体系对接村民的结点,如果这一个层级出现问题,农村治理体系就会出现“最后一公里”的梗阻问题。国家的政策就无法通过乡镇、村一级抵达村民群众之中,镇村两级也无法对村民进行有效的组织动员。乡村组织与村民处于隔离状态。 而若小组一级较为健全,小组长能够有效对接和动员群众,那么就意味着农村治理体系相对完整、健全,从乡镇到小组的体制是贯通的,体制对接农民是有效的,这样就会形成“乡镇—村—小组—村民”的治理体系。 Q村在农村治理体系建设上,有两点经验: 一是村民小组一级健全,体系不存在最后一公里的梗阻。而湖北省大部分农村地区,在税费改革时取消了村民小组一级设置,小组内没有小组长,从而使得治理体系无法渗透到农民群众之中。 二是由小组长去对接普通群众,既有效,又节省成本。小组长由村民选举出来的在村村民担任,既有责任心,也能获得村民的信任。这样由小组长去组织动员本小组内的群众,就比乡镇干部、村干部去动员更为有效。乡村干部在防控中,不需要去对接每户农户,他们只需要动员几个小组长就可以了,这样就极大地节省了乡村干部的动员成本。 (2)有成熟的农村党建工作。 党的基层组织体系是党员动员及群众动员的重要渠道。将党员动员起来,既能直接发挥党员个人的力量,又可以通过党员去动员群众,形成“党组织—党员—群众”的动员结构。疫情中对党员的组织动员能力,得益于平常成熟的党建工作。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抓实抓严三会一课,每次党会于前一天在支部微信群通知,不能参加党会的外出党员除了请假外,也要自行学习,写出学习体会。通过现场和支部群里参加党组织生活,强化党员的身份意识和组织意识,树立党员既是群众的一员又不能混同一般群众的观念。 二是将党建工作嵌入平时的治理工作之中,发动党员参与村级治理,在村级治理实践中锻炼党员,强化党员的责任意识和担当意识。 三是历任党支部书记以身作则,给普通党员起到了很好的带头示范作用。 (3)能充分利用工作队资源。 孝感市扶贫工作队从大年初三就下村了,就地由扶贫工作队改造成疫情防控工作队,一直战斗在防控一线,协助村组干部抓疫情防控工作。Q村有一个市直单位工作队员,在村里参与扶贫工作2年了。村里的防控工作中充分利用了工作队的资源: 一是工作队的人力资源。Q村虽然只有1个工作队员,但是在巡查、量体温、做群众工作上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二是工作队员的权威资源。工作队员是政府正式干部,他们较村组干部做工作更具权威性和正式性,村民更容易接受。 三是工作队的物质资源。工作队员无论是在扶贫中,还是在防控中,都会尽量从所在单位或通过其他关系给村里争取相关资源。Q村的工作队员就从单位为村民争取到了700多个一次性口罩。 四是工作队的责任心强。无论是从个人素质上讲,还是从公务员身份上讲,亦或是从上级对他们的要求上讲,他们都有着较强的责任心。他们不仅严格要求自己,而且还对村组干部起到督导敦促作用。 五是工作队与村民的关系资源。工作队员在过去2年的扶贫工作中,既熟悉村里的情况,也与村民相互熟悉;他们与村民既没有历史恩怨,也没有利益矛盾,他们在服务村民时与村民结成了较好的关系。这便于他们处于超脱的状态开展群众工作。许多村组干部做不通一些村民的工作,由他们出面就可能做得通。 六是工作队的智力资源。工作队员可以为村组干部想办法、出点子。 (4)把群众组织起来是关键。 在技防、物防等难以完全做到的情况下,Q村防控最重要的经验是群防群控,即将群众组织动员起来进行防控: 一方面,组织动员小组长、党员、退伍军人、群众积极分子等群众资源和力量直接参与到疫情防控中来,实现基本工作的“人防”。 另一方面,充分发动群众,实现群众有组织性、纪律性的自觉和相互督促,做到群众总动员下的“群防”。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9198075904123658&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第一福利导福航 ,海外华人都是香蕉人 sitemap